一粒蝦球

[Earn/Pete]We Found Love(一发完)

很甜的一篇文章!

Kaiidth:

标题:We Found Love


原作:LoveSick/为爱所困


分级:全年龄(G)


警告:无警告内容


配对:Earn/Pete


注释:OOC,小学生文笔,前后画风不一致,毫无逻辑。


摘要:Pete和Earn喜欢着彼此,但他们都决定要让对方先开口。(双向暗恋是世界上最傻逼的事。


Notes:一个雨天产生的脑洞,然而写着写着雨突然不下了QAQ文题与内容无关(我的所有文题都是从歌单里挑出来的Sad


应该没有什么用的AO3备份


 -<>-


We Found Love


 


这场雨毫无征兆的下起来。


Pete过了很久才意识到雨点已经大到足够让他回不了家了。


明明早上出门之前还露了半边太阳,叼着半块面包冲出家门时他刻意忽略掉了妈妈让他带把伞的建议,觉得今天可能是绵延数日的阴雨之后一个短暂的晴天。


Pete靠在墙上,从半开的窗淋进来的雨打湿了他摊在桌上的草稿本,连带着上面的字迹一起晕开成了黑乎乎的一团。教室前面的挂钟指针正慢吞吞的走向放学时间,老师背对着他们,在黑板上演算着最后一道例题。


他手下一用力,木头铅笔断了半个笔头,在空白的练习纸上留下一条深深的刮痕。Pete叹着气看了一眼手中的笔,没有再费心去听课。斜对面的位置空着,课本还凌乱的堆在桌上,最上面的一本笔记本被风吹开,张牙舞爪的字就这样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他的眼前。


那是Earn的位置,Pete心说,他中午就向他坦白打算翘掉最后一节课。不用想就知道他是跑去了音乐社。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Noh和Phun的事几乎已经是人尽皆知,他还跑去做什么?让Noh再拒绝他一次?


Pete有点生气的想,用断了半截的铅笔在草稿纸上胡乱的划了几下,发出刺耳尖锐的声音。


“Pete?Pete——”隔壁桌的男生戳了一下他的手肘又指了指讲台上的老师。


不用说就知道是被抽起来回答问题了。麻烦……


多亏了邻座的好心提醒,他连蒙带猜的回答完了问题。


通常都是他扮演这个好心人的角色,在Earn因为睡着而被抽起来的时候。他总在被放过一马之后转过来挥一挥Pete急急忙忙写的带着答案的小字条,带着红通通的眼睛和明显的压痕向他道谢。


然而今天没有Earn。


Pete不太明白什么时候Earn这个名字深深的烙在了他的心底,如果仅仅是因为他们从初中开始就是同学那也未免太站不住脚了。但事实就是,在他开始意识到这件事情变得有些不正常之前,他就习惯于把自己和Earn绑在一起。


下课铃在秒针指向十二的那一刻响起来,几乎是老师踏出教室的同时就有人拎着书包站起来。Pete慢悠悠的收起自己的课本,耳边是同学“今天又下雨没办法踢球”的抱怨声。


“你走不走?”邻座拍了一下他的肩膀。Pete指着窗外的大雨,无奈的摇了摇头。


“等Earn啊?我估计那家伙也没带伞。”最后一个同学离开的时候还不忘回头调侃他。


他笑着低下了头,打开今天的作业。


-<>-


从学生会脱身的时间比放学时间晚了将近一个小时,窗外的雨下下停停,等到Earn走出学生会的办公室雨又一次下大了。


教室里只剩下Pete一个人不停地在纸上写写画画,看上去是在研究一道数学题。真好啊……Earn从心底发出由衷的感叹,他永远搞不定那些数字。


直到Pete推开椅子的尖锐的声音把他从神游里拉回来,Earn才意识到他花了太久的时间去看他最好的朋友的侧脸。


“怎么不开灯?”他问,尽可能让自己看上去是刚到教室。


Pete抬头看了他一眼,顺手合上了铺在桌上的课本。“别开了,我要走了。”他指了指窗外,“现在雨好像小点了,跑回去应该不会淋太湿。”


Earn举起手里那把从学生会顺来的伞,对着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一起走吧。”


-<>-


Earn撑开那把从Noh手里抢来的墨绿色的伞时才意识到对于两个身高马大的男生来说这有点太小了。怪不得Noh在他说Pete大概没带伞回不去的时候笑的一脸暧昧。


果然同撑一把伞这种事情只有女孩子可以做,还有情侣。他在心底默默补充。


两人裸露的肌肤在不经意间碰在一起然后又极其默契的飞快移开,他享受着这样的刮蹭,私心希望回家的路能更长一点。


“我今天……看到Noh了。”Earn开口,率先打破了沉默。


Pete看了他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就不打算说些什么?”他问,突然意识到Pete的半侧身体都在伞外。


“我帮你拿包。”Pete说,在Earn试图再一次把伞举高之后。


这下子他们两个贴的有点过分近了,Earn可以听到他身边的人没那么平稳的呼吸和自己逐渐加快的心跳。他之前怎么说来着?当和喜欢的人呆在一起心跳都会加速。


“Noh和Phun的关系真的很好。”他继续着刚才的话题,“但我也并不伤心。我想,这大概是件好事,你说是不是?”


Pete没有说话,一时之间只剩下从叶子上滑落的雨滴落在伞上发出的声音。


长久的令人尴尬的沉默之中Earn偏过头看向Pete,他们靠的太近了,以至于他可以看清Pete呼吸时鼻翼的轻轻颤抖和嘴唇无意识的半张。


他转过头去专心的看向路面上的小水洼,克制住自己去吻身边的Pete的冲动。


走到岔路口时Pete突然停了下来一脸认真的看着Earn。“到这里就可以了,我自己回去。”话语间递包的手已经伸了一半。


Earn一愣。“你要自己回去?我送你过去吧。”


Pete示意Earn他早就淋湿了半边肩膀。“你都被淋湿了,我不太好意思。”他笑了笑。


Pete前脚踏出伞下没走几步,雨就又一次像是倾倒下来。等到Earn追上Pete,他已经被雨淋的浑身湿透,校服贴在他的身上明显的勾勒出身形。


Earn一副“我说过什么来着”的表情把他再一次拉到伞下。


“反正都淋湿了,就这样回家也没有关系。”Pete说,再一次试图从伞下走出去。


“不行,万一感冒了怎么办!我带你去我家先换身衣服,等雨停了再回去。走走走,跟我在一起你怕什么。”Earn勾住Pete的肩膀,把他向另一个方向带去。


-<>-


Pete也不知道这件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明明应该他回自己家换衣服更加合理才对,怎么就变成了去Earn家?


可惜等他反应过来,他们已经走上了那条相反的路。他默许着这样的行为,况且伞还捏在Earn手里,他不太想继续淋雨。


Earn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掌心温热的体温隔着湿嗒嗒的校服传到他的皮肤上,这些在男生之间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行为对于Pete来说却蒙上了另一层色彩。他摇了摇头把那个“Earn可能也正喜欢着他”的疯狂想法从脑子里甩开,试图回忆起最后写的那道数学题。


去Earn家要走过两个街区,他走在沿街商铺清一色的屋檐下把伞留给Earn时盘算着以这样速度他们需要走多久。也许如果他要求去买点吃的可以至少拖延五六分钟?这太好了,现在他才是那个像七年级的怀春少女的人。


“蛋糕还是饼干?”Earn开口,"我是说,你想吃哪种?”


Pete看了他一眼,才顺着Earn的目光开始读贴在墙上的促销广告。


他率先推门进去,店里散发着的浓厚奶香和柔和的橘色灯光在驱赶走雨天的燥热潮湿之余让他突然觉得进来可能不是什么好主意。


“看上去雨下的挺大的。”柜台里的女生说,对着他们露出了一个甜甜的微笑。


她一准是误会了什么,十分钟后Pete提着纸袋回到街上时这样想。在这十分钟里她一直试图向Pete推荐一个浅粉色的画着爱心的蛋糕,并且在Earn掏钱时发出“咯咯”的笑声。现在的女孩子都这么恐怖?Pete在心底画了一个问号。


但很快这个问题就在纸袋散发出的香味之中被抛之脑后。


走在屋檐下的Pete好像获得了什么特权,比如在发现街角有一只小奶猫之后迅速的决定他要待一会儿再继续走。


“你走不走?”在Pete又一次试图把饼干喂给这只乳白色的小猫之后Earn问,他为什么从没有发现Pete可以这么温柔。


“好啦好啦,你为什么一点都没有爱心。”Pete说,在她舔干净饼干屑迅速逃走之后依依不舍的站起来。


“衣服湿成这样,感冒了怎么办……”Earn不满的嘟囔。


过马路时Pete不得不回到伞下,Earn依旧搂着他。如果忽略掉这次他的手从肩膀挪到了腰上,这个动作还是男生之间正常的小打小闹。Pete不安的想要挣脱,努力试图忽视一些路人投来的目光,毕竟他们两个挤在一把伞里的行为已经足够诡异了。


Pete尴尬的要死,脑子里的某一个部分正叫嚣着试图说服他Earn真的喜欢的是他,仅存的一点理智又不断提醒他Earn在几个礼拜之前还为Noh的事情伤心。


-<>-


Earn发誓他真是太喜欢看Pete手足无措的样子了。


他放纵自己用“怕Pete会淋湿感冒”一路搂着他回家,在他躲闪时加大手上的力道。


在他们回家的途中雨正逐渐变小,燥热的天气让Pete的校服不再滴水而是紧紧地贴在他身上。


房门打开的那一瞬间Pete就像逃命一样抱着装着饼干的纸袋踢掉鞋子冲进客厅,Earn慢悠悠的把伞收起来,又把两个人的鞋并排放到鞋架上。


“先擦擦,”他递给Pete一条干毛巾,“我去给你找件衣服穿,别着凉了。”


“你也快去换件衣服。”Pete说,他正在擦他的头发,声音透过毛巾听上去闷闷的。


“你想穿什么颜色?”Earn在房间里对着他喊道,坐在客厅的长绒地毯上的Pete在心底默默翻了个白眼,决定不回答这个无聊的问题。


听到抽屉被关上和Earn出房间的脚步声时Pete还把自己埋在毛巾里。


“你怎么像个小孩子一样。”Earn带着笑意走近他,一把把毛巾扯下来。


眼前的黑暗被光明所取代,Pete眨了两下眼睛率先映入眼帘的是Earn裸露的胸膛。


开什么玩笑?这家伙以为在自己家啊就可以为所欲为么?


“哎,我说呀,你怎么像个小孩子连头发都擦不好。”他向前倾揉了两下Pete还湿漉漉的头发。


Pete尴尬的僵直身体,黑色的眼睛里写满了惊讶。两个人就保持着一退一进的姿势坐在地上,直到Earn的近一步动作打破了沉默。总是他在做这件事,打破沉默,还有……他们之间的界线。


他把双唇贴向Pete的,Pete在那一瞬间觉得他所有能听到的就是两个人的呼吸和心跳纠缠在一起的声音。各种各样的想法涌入Pete的脑子,在他仅有的一次和女生接吻的经历里他占据着主导,但在现在,他不确定是谁控制着谁。


最后在Earn的舌尖的逗弄下他顺从的张开嘴,允许Earn在他的口腔里搜刮掠夺。Earn吞下他细碎的呻吟,手从腰上挪到肩头,最后停留在他的发间。


Pete闭着眼睛享受一切,窗外的雨停了,微弱的阳光照进来,水珠顺着屋檐滴落下来发出的声音也和他们的心跳混杂在一起,他身上还带着一点雨后特有的味道。


这个吻中断在Pete打翻了饼干桶散发出的诱人香味里,他笑着吃掉了掉出来的一小块饼干,带着奶香回吻了Earn。


“我以为……你还……”


 “你蠢死了。”Earn粗暴的打断他,开始解他的校服扣子,“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出数学题的。”


“你你你你想干嘛?”他瞪大了眼睛试图拍掉Earn的手。


“换衣服啊,你是不是真的想感冒?”Earn抬起头冲他翻了个白眼,把一件灰色的Tee丢给他。


 


END

评论
热度(107)
  1. 一粒蝦球Kaiidth 转载了此文字
    很甜的一篇文章!

关注的博客